BBruceyuan

How I Met Bruce?

前言

本文是 BBruceyuan 未来的女朋友「崔同学」所创作,以「崔同学」的视角讲述了一下 BBruceyuan 和 崔同学 之间的故事。

文章的题目之所以选择 “How I Met Bruce?” 是因为崔同学很喜欢 《老爸老妈浪漫史, How I Met Your Mother》,并且觉得故事也具有些许戏剧性,因此创作此篇文章记录两人之间的故事。

人物简介: 点点,点儿,崔同学是本文作者;Bruce,BBruceyuan, 发哥 都是指的博主『BBruceyuan』,文章主要写的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其中会涉及到 「小弟」指的是 BBruceyuan 的好朋友徐健,如此大众的名字,根本不需要打码。

1

去年下半年,我硕士刚毕业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漫长的感情走到了尽头,生活没有了任何的期待,每天浑浑噩噩面对绝望的世界,直到靠着药物勉强生存了下来。我人生第一次把微信头像换成了真人,妄图通过照骗提高一点交到帅哥男朋友的概率,但其实我也并没有任何心思去认识什么人。我觉得这个举动更多的代表着我对现状的不满,渴望通过爱情这种毒药治愈自我。

半年之后,大概是否极泰来,我拥有了全世界最神仙的工作。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漫长的假期、一群很棒的小伙伴。我每天就是躺在家里吃吃喝喝加撸猫,和天南海北的朋友们聊天。某天我坐在旅行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广袤的田野,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在心里默念,我已经不需要找男朋友了。

我撤掉了真人头像,换上一只卡通猫。

我想,未来的几个月、几年,甚至一辈子,我会享受单身无尽的快乐。我要参加好多活动,认识好多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此时的我想不到,命运的齿轮悄悄地开始旋转,打破了我未来几个月没有男人的美好生活的一切构想,也打破了我对外貌的重要性的执念。几个月后,我看到一句话:当真正的灵魂相撞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外貌也没那么重要。

2

每一件事都是无数个选择的交汇口。如果去年我没有把相亲故事写成公众号,如果我听话去单位提前上班而不是去旅游,如果我旅游去了别的地方而不是去见果果,如果在果果给我介绍的男生不怎么搭理我的情况下我没有硬着头皮约他……都不会让小弟看到我的公众号之后;让我认识了发哥。事情发生的时机也很重要。如果我分手的时间没那么长,如果我还被抑郁的阴云笼罩着,如果发哥还没被他的ex-friend甩掉,甚至如果我已经上班没那么多时间聊天,事情发展都会走上另一个轨道。

从发哥的记录来看,他当时并不想认识我,只是架不住小弟的软磨硬泡,勉为其难地加了我。加了好友之后一切都是意外的顺利。其实我平时睡得也没那么晚,12点左右就会躺在床上了。但是跟发哥聊起来之后,我经常在深夜一两点还坐在电脑前傻笑。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他没有躯壳,只是一团灵魂。我跟很多灵魂对过话,有趣的灵魂、无聊的灵魂、高雅的灵魂、低俗的灵魂……但发哥不一样,他好像是我自己的灵魂,我在跟自己的灵魂对话。

我认真地考虑过要不要让他停留在灵魂的状态。套上躯壳的灵魂就会幻灭,不如让他永远地停留在网上,成为一个遥远的网友。片面的认知加上幻想,就会构成一个美好的意象。

但我答应了小弟要把发哥写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接单,客户就是上帝。

小弟跟我说,发哥长得很硬朗,有点黑,个子不太高。从前有男生跟我说他不高,但我穿了高跟鞋也还是比他矮一点。我认知里的“不太高”大概应该是165~170cm的样子,我想我穿高一点的鞋也没关系。但去见面之前,思考再三,我还是决定为了舒服穿平底鞋。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当我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需要我平视甚至有点俯视的人的时候,我的大脑宕机了,只剩下一个念头萦绕在脑子里:幸好我穿了平底鞋。

我喜欢白白嫩嫩的男孩子,发哥完全是相反的类型。虽然早有预期,但我的肢体还是凝固了。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但从发哥的记录来看,我应该是“面带笑容地打了招呼”,这彰显了我的表情管理能力。之后我们坐下来吃饭,他不停地挑起各种话题逗我笑,而我的大脑还没恢复过来,语言处理系统陷入了混乱,根本不知道该如果接话。我甚至想说:“你闭嘴,让我缓一会儿。”

结账的时候发哥去买单,雨伞落在了座位上,我拿过去给他。这是我第一次拯救了他的伞,但并不是最后一次。

3

见面结束之后,坐在地铁上,我特别失落。发哥给我发了信息,我也没回——我怕给他传递了错误的信息。我跟朋友感慨道:“可能线上聊天就是让你有机会和平时线下根本聊不起来的人一个接触的机会吧。”同时我也在想,也许我身边那些其貌不扬的人里面,也有契合的灵魂,只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契机了解到这一点。

那天我烦恼了好几个小时,我好喜欢跟他聊天,但又害怕让他误会。朋友跟我说:“放心,男生对比自己高的女生很有自知之明的。”(事实证明发哥并没有自知之明)带着各种各样繁杂的思绪,我一直酝酿到很晚,才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表达了“我想跟你做朋友”的意思。不过我觉得这个含义还是不一样的。一般用这个句子拒绝别人,都是想表达“走开,别来烦我。”但我是真的希望他能成为我的好朋友。这个话题很快就过了,我们又恢复了往日嘻嘻哈哈的状态。但后来得知,当时他还是有点难受的吧。

之后的两三周,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愉快。我第一次吃到了八合里,发哥第一次喝到了星巴克,我们在盛夏的中午一起爬了山……这期间我跟发哥讲了我的感情经历,而他则是一直表现出一种母胎solo的假象。虽然果果说:这种人不可能母胎solo。但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我挖掘不出任何东西,便一厢情愿地坚持自己的猜测。

发哥还一直夸我,我在一声声“好厉害”之中渐渐迷失了自我。追溯到童年时期,我几乎没收到过多少夸奖,无论我做的多好,都是应该的。对别人我也一直吝惜自己的夸奖。我第一次意识到夸赞是多么廉价又有效的东西,只要为一个“厉害”添上各种各样的修辞方式,别人就会陷入成就感的泡泡里不能自拔。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才开始有意识地想方设法地夸赞别人,也确实得到了他人的喜笑颜开。

因为相处的实在是太开心了,当时发哥要写个很长的东西,作为无业游民的我一激动就把这个活揽了下来。因为要手写,我让发哥给我写几个字,看看他的字迹是怎样的。他给我发了他本子上的一页纸(他有随手在纸上写东西的习惯)。纸上写着一些工作上的词语,还有我日记里的句子——他说看到我曾经发过的日记上的句子,觉得句子很好,字和他的也很像,就随手临摹了几遍。那一刻我惊呆了,要不是家里有人我就惊叫出来了——没有人会不觉得浪漫吧,更何况是这么秀气的字(但我不承认他的字和我的很像,还是我的专业,哼)。

我好久没手写过东西了,那天一口气抄了14页纸。其实14页只是成品,还有好多页因为我觉得字迹不太像就报废了。抄到最后,我开始觉得大事不妙。

后来发哥因为这件事夸了我好多次“对朋友太好了,感动的要哭出来了”。我想说而说不出口的,是那天晚上我隐隐地意识到,没有人会对朋友这么好的。

4

有一天下午,我下公交,发哥的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可能是关心我到没到家,也可能是别的,我不记得了。那些天我们除了晚上会聊好几个小时,白天也经常在发信息,在干什么互相都很清楚。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有人关心自己的生活、关注自己的动向,自己生活中的小事有人分享,这不就是恋爱吗?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开心的要死,因为我既可以享受恋爱的好处,又不用真的去谈恋爱。

我渐渐发现发哥一直迷迷糊糊的,每次出门见我都会坐错车,雨伞也总是落在什么地方,他还说上学的时候丢过无数张校卡,毕业典礼也睡过了。我了解的越多,就越能看到我ex的影子。我由衷地感叹:“你真是跟我ex一模一样。”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有没有看懂我真正的意思。

几天后我的公众号又更了一篇文,之前聊过的一个男生的故事可以水一水。更文之后,发哥和小弟对我一通批评,说我太水了,文章故事性不足,请我以后努力多认识些男生。听到这样的评价我一下子难受了。认识发哥之后也有人说要给我介绍男生,我虽然答应了,但总觉得不会有人比发哥更有意思了,所以兴致不大,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整件事的两个罪魁祸首如此指责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当然我很清楚我难受的主要原因是发哥竟然也督促我努力相亲努力更文。

之后的几天我就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看来“只享受恋爱的好处而不用真的恋爱遭受情感折磨”是不可能的。我跟朋友说:“起初我还只有开心的感觉,现在开始有难过的情绪了,大事不妙。”

发哥经常强调我俩的朋友关系,还让我下次带朋友出来一起玩,因为“我不认识什么女生”。听到这句话我扶额无语(以及心痛)了好几秒。(你就那么肯定我带出来玩的一定是女生吗?)

因为这些思绪我失眠了好几次。有一天失眠到很晚才勉强睡过去,第二天却收到发哥的消息,说他睡得很好。

他还问我睡得好不好。明明害的我睡不好觉,他还归咎于咖啡。

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破局。我不知道发哥是真的不喜欢我,还是因为我曾经给他发过好人卡。更关键的是,我其实也没有很喜欢他,只是觉得微微有点上头。我总觉得,可能未来的某个时间节点的我会很想跟他在一起,但当时的我是不想的,只是单纯地因为“我有点上头但他对自己毫无感觉”而心有不甘。

现在仔细想想,好像挺像养备胎的——我希望你心里有我,但我心里还想装点别人。

虽然我很想回去掐死当初随意发卡的自己,但如果当时没有发卡,我也不会在如此轻松愉快的情况下和他相处。估计只会一直觉得别扭。

那几天我跟小弟聊了很多,他给我分析了很多也支了很多招,但我俩都得不出什么结论。最后小弟决定还是直接去帮我问一下。之前我跟发哥提到过,我要是喜欢上谁,我才不搞什么阴的,都是大大方方直接说。说好听点是勇气,说不好听是莽撞。现在让小弟鬼鬼祟祟地去打探,这就非常打脸了。

小弟千方百计地把话题往我这边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套出了发哥的话。他说我不是他理想的女朋友的样子,他喜欢温柔一点的。

5

一个人总是会因为偶然的几次成功而忘记自己的本质。比如大学成功面试了几次学生组织,我就觉得所向披靡了,忘记了自己高中从未面上过任何组织,最后在校会面试中失败的很惨烈;比如发哥提到过他找工作的时候自信满满,最后也没有得到“觉得自己应得的offer”;再比如我见过了好几个男孩子,每一个都对我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让我忘记了在此之前从未被追过的事实。

我就是一个缺乏吸引力的人——我长得不好看,性格孤僻冷漠。但那些灵魂共振的瞬间,真的就那么不重要吗?即使有那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那么多相似的经历想法,也都比不上那些我无力改变的事实吗?

我很绝望。大概是那种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提升不了成绩的学渣的绝望,是那种已经通宵达旦蜕了一层皮还是考不上大学的绝望。晚上发哥一如既往地给我发消息闲聊,我盯着对话框很久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回复,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跟他坦白了。虽然由于我坦白的过于隐晦,把他整蒙圈了。

发哥开始装死——飞快地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然后我们的对话(看上去)回归了正常。我们又聊到了一本“巧合地都在书架上”的书,互相拍给对方看。天知道我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拿出那本书的——即使我们有那么多巧合、那么多相似点,那又能怎么样呢?

那天晚上我一鼓作气哭到凌晨4点,勉强睡了三个多小时后,就晕晕乎乎地醒了。人受了刺激之后就没法维持正常,我说了一整天的英语。我发现,人的情绪可以很好地隐藏在另一门语言的背后。

那一天我也一直在犯恶心,肚子一直绞着想吐。本来我也想怪他的,但后来控制变量实验了一下,发现其实是外卖搞的鬼。

6

6月初小弟就一直怂恿着我俩和他一起去长沙玩,拖着拖着就拖到了7月。起初发哥一直拒绝,然后突然间就不再反抗,束手就擒了。当然旅程并不顺利,发哥一如既往地贯彻了他“只要出门必掉链子”的精神,没能和我们坐上同一趟车。

他们的一个朋友正好在长沙,大家就一起玩了一整天。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发哥,所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再加上我对于他们三个来说就是个局外人,一整天我都沉默寡言,很不自在。那天我发现了一件事,那个朋友和小弟长得都挺好看,但我的注意力全在发哥身上,根本移不开。我不由得感叹人的荷尔蒙真厉害,可以产生这么违反常识的反应。

晚上下了小雨,小弟没带伞,发哥的伞一如既往地落在了别的店里。出于人性的弱点我不想让发哥淋雨,但让小弟一个人奔跑在雨中也确实是凄惨了点。发哥觉得这样不太好,让我一个人撑伞。我一方面害怕自己这样献殷勤会招致反感,一方面又实在不想看他淋雨(小弟:?这还有个人呢?),就厚着脸皮给他撑伞,逼着他就范。最后他实在没办法,只好把伞拿过去给我打着。

小弟买了一些酒,一直劝我们喝酒。我本来不喜欢喝酒,直到小弟提到了发哥之前交过一个护士女朋友——我一下子蒙了,一言不发地走到冰箱把酒都拿了出来。虽然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虽然这样说感觉政治不正确,但我总觉得,他怎么可能和一个小护士有共同话题。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懂计算机,我凭什么不行。

我人生第一次知道,原来我酒精过敏——以前我以为只是酒量不好。没喝几口酒我心跳就直飚130,身上红一块白一块,最后实在受不了回房躺下了。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睡过去还是晕过去了,还好半小时之后我醒了过来。

我们三个人聊到半夜,小弟先回房睡觉去了(他应该是故意的),我跟发哥聊到凌晨4点。他给我讲了他过去是怎么追女孩子的,此时我才知道,其实他很会追女生,根本就不是我以为的“腼腆木讷的、不知道怎么跟女生相处、没什么跟女生接触经验”的人。

发哥一直夸我哪都好,我越听心里越滴血。我都这么好了,那为什么那些女孩子可以得到的,我都享受不到。

聊到最后,我困得脑袋掉在了沙发枕上,但还是勉强得出了一个结论:你越不了解一个人,就越容易喜欢TA;你越了解一个人,就越不太可能喜欢TA。这本来是我对ex的评价,但我在心里默默地把发哥代入,然后释怀了。

第二天我突然变得很开心。发现了发哥另一面之后,我觉得我放下了很多东西。话多了很多,还和小弟一起毒舌调侃发哥,也不再会害怕招致讨厌而不敢一起撑伞了。到了晚上,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完全放下了,我终于可以和发哥聊一聊这件事了——从那一晚我说了奇怪的话把发哥搞迷茫了之后,我们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我说,我承认我之前有点上头,但了解一个人之后就不会喜欢TA了,所以我现在释怀了。

然后又把发哥整迷茫了,绞尽脑汁地想要弄清情况,想要跟我表达出点什么,沉默了很多次,也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东西,但我也没听懂他到底想说啥。

我好像很容易让男生陷入这种境地。我第一次表白,对方在操场来回转圈圈,也是跟我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后甚至跟我聊起了线性算子。第二次表白,是在网上,对方隔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深夜才回复我,说自己一直在打字,打了又删,还去洗澡冷静了一下。这是第三次,但这次挺不一样,因为我只是想分享自己“上头又下头”的心路历程,根本就没想在一起。但我觉得发哥并没有听懂我的话。他说到了“我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你”,也说了一句“在一起也可以……”然后被我堵了回去。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怎么想的。我已经好几个月没上班了,半个月以来的情绪波动纯粹是闲出来的。他应该是想要督促自己努努力喜欢上我,但我不喜欢这样。我都想劝退他了——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想重蹈覆辙。

聊完了我就觉得这事儿过去了。我想,第二天我的幸福生活还将继续,白天该吃吃该喝喝享受个人时光,晚上跟发哥聊一会儿然后睡觉,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然后第二天,发哥一整天找了我八百回。

7

我在我的公众号里写过,我理想中的恋爱,就是两个人工作都很清闲,一起躺平数着微薄的薪水。当时我再也不想找学计算机的了,尤其是在大厂工作的码农,一定都是起早贪黑地打工,顾不上跟我说一句话。

发哥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人找不找你,和TA工作忙不忙,并没有必然的关系。

不仅早上上班前、午饭、晚饭、下班后会给我发一大堆消息,上班摸鱼也会时不时给我发几条消息。无业游民的我都要崩溃了,在心里默默地发出了“渣男抱怨女朋友太粘人”时的经典问题:你不用工作的吗?你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之前我们只是周末一起出去玩,突然间他工作日也想见我了。住在偏远山区的我来回要4个小时,还要深入“深大腹地”——ptsd的我已经一年没去过附近了,坐地铁路过脑子都嗡嗡响,何况是到一抬头就能看到计算机学院的地铁站。但那天我正常地过去了,没有发生什么反应。我出了地铁站,环顾四周熟悉的环境,心里感慨了下物是人非。

在长沙我和发哥聊的东西小弟不知道,他只知道当时我说我下头了。他问我,真的下头了吗?我茫然了,发哥一系列的表现都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说:“下了,但没完全下。”我确实不知道我到底该不该下头,妄图掌控这个明明不可控的念头。

小弟说,你们城里人说话真有意思。

我们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多,变得似乎有点暧昧,但也可以理解为两个好朋友之间的正常的交流。这种界限因人而异,所以我也没法想多,也不敢想多。毕竟网上+身边被养鱼的人太多了,还是应该努努力争取自己当海王。

朋友一直在警醒我,时刻提醒我发哥的言行举止普通朋友也会做的(然后她转头就上头了别的男生,我们就互相警醒)。我再次饱受折磨,甚至6月份得知他对我毫无感觉还要折磨。他都知道我喜欢他了,仍然毫无表示,但又总是搞一些引人遐想的事情,这不就是撩完就跑么?

7月中旬的某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朋友聚在一起开party,这时候发哥突然走到话筒前,看向我,准备说什么。我吓得赶紧说你闭嘴,然后撒腿就跑。跑到房间里铺开大报纸,拿起毛笔开始写大字——“静心、明德、养性”。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醒来之后我就把它写在了日记本上:

8

小弟说过,他以前就觉得发哥撩妹是天赋流而不自知。我第一次体会到这一点,是他临摹我的日记。第二次,发生在我旅游的时候。

7月中旬,上班遥遥无期的我又跑出去旅游了。回深圳的机票买的是早上。聊天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问他要不要来接机,他意料之中地拒绝了,因为是工作日的早上,接机后还要上班太累了,而且我家和他公司也不是一个方向。我本来也没觉得他会来,这个话题很快就过去了。但聊着聊着,他突然又很不好意思地跟我道歉,说感觉自己因为这样的理由拒绝很有问题。我赶紧让他好好休息,毕竟我哪有打工重要。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只有上班是永恒的。

几天过去了,时间来到了我回深圳的前一天。我们一如既往地聊到了半夜12点,道了晚安,我就关了静音准备睡觉。闭上眼睛,怎么都睡不着,我想再刷会儿手机吧。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他又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明天飞机会晚点吗?”

嗷嗷嗷,这回我真的惊叫了出来,反正宾馆里没别人。

为什么说发哥真的有天赋呢。本来接机这个事情,可能开心程度也就那样。但你先让对方降低期待乃至感到失望,然后在头一天大半夜的突然又说自己要去,这就效果拔群了。

然后我爬起来在地上焦虑地晃悠了几圈——本来我已经定好闹钟,决定第二天凌晨脸都不洗就出门了,这样一来我还得稍微早一点,至少洗个脸。

怎么说呢,可能真的是见过的世面太少了,这么一点小事我都觉得开心到爆炸。第二天下了飞机,我激动的要命,飞快地往外走(主要是怕耽误他上班),还拉黑了一个微信上跟我喋喋不休的同学。发哥趴在栏杆上,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引用了《1984》的名句:“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真是浪漫到渗人。那天我感觉他整个人都发着光,瞬间高大了起来(我觉得是他那双鞋有跟),甚至还有点帅气。我还很想冲过去抱他一下(忍住了,取而代之的是把行李扔给他帮我拿)。在那之前我做梦都害怕他表白,结果当时那个场景让我觉得就算他求婚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

我陪他坐地铁把他送到公司之后才回家,兜了深圳一大圈。这个早上真的很棒,他给我接机,我送他上班,几乎是可以写进电视剧里的剧情了。

9

有一个周末,我第一次去了发哥的住处。那天早上我们突发奇想决定一起吃瓜看剧,我就立马颠簸了2个小时跑过去了。我不知道这一点能不能算进他的天赋流事迹——他的住处客厅没空调,所以我们就只能在他床上看剧。

发哥总是能把明明可以很暧昧的事情搞得气氛全无。他突然说我头发好香,然后抓起一缕往我鼻子上怼,说你闻你闻。我猛吸了几口气,然后没忍住笑喷了,因为发现自己好像一条狗。那时我觉得我俩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所以那天我想,即使我们最后没有在一起,我们也已经很可爱了。

回家之后,我朋友突然说要给我打个电话。她那段时间忙的要死(忙着打游戏),突然无缘无故地要给我打电话。她问了我那天过的怎么样,又问了我觉得发哥怎么样。我就知道事出有因:那天小弟找她,跟她说“我要跟你聊聊我的朋友和你的朋友的事情”。

事件背景是这样的:发哥之前想跟我一起去看房,以为我自己要租房,结果当天才发现是给我的男同学看的。他觉得我这样做有点不好——对普通异性太好了。他不舒服,但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说我什么。他跟小弟表达了他的感受,同时让小弟保密。然后我和我朋友就都知道了。

起初我还蛮激动的,至少说明发哥还是认真的,不是随意撩撩。但很快激动里就带着点怨气了——你觉得你没资格,那干吗不肯给自己资格,要一直这样吊着我?当初我给你抄了那么多页纸,你明明就是我“对朋友太好了”的受益者,凭什么指责我对其他人好。

后来怨气又转化成了窒息感。联想起最近一个月发哥的表现,我意识到此时的我还没上班,就已经对他频繁的聊天招架不住了。如果我上班了,又跟他在一起了,按照他一天找我八百回的频率,我的自由时间将会被他塞得满满当当。而且鉴于我上班之后离他就很近了,不仅周末要和他呆在一起,周中还得吃个一两顿晚饭吧。除了这些,我还要和男性朋友保持距离。这太可怕了,我又想退缩了。

爱情是exclusive的——这是我看美剧记住的一个单词。以前我对此无感,我一直都太自由了。即使身处一段关系当中,我也可以和crush的男生去压操场,压得春心荡漾还能和男朋友分享自己的心情。我知道这段关系太奇怪了,也并不觉得可以复制到下一段关系当中。但当这种约束实实在在地出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身上的问题。

我很有边界感,不喜欢别人闯入我的世界。我讨厌肢体接触、讨厌聊天、打电话。我时常需躲进自己的小角落充电回血。我喜欢自由,讨厌被各种情感绑架。小弟对我的分析很准确:“你说你和ex可以一周不讲话,原来不是因为你可以忍受,而是你原本就喜欢这样。”

我开始感到害怕,但事已至此又刹不出车了。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过了两周。直到我上班后的某一天,晚上下班,我走在林荫小道上,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么美好的晚上,要是能和发哥吃个饭该多好啊。”

【哔——】,我又被打脸了。

10

整个7月,我都在享受暧昧、害怕恋爱、担心被养鱼几种感受中反复横跳。发哥的感受就简单很多,只是诧异于为什么发展得这么顺利。

哪有什么顺利的发展,你觉得顺利,是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

根据小弟的转述,发哥见了我几个朋友之后,觉得我的朋友们都这么厉害,为啥我会喜欢他。即使现在一时上头,以后也很有可能不喜欢了。

我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讲两个小故事吧。

其一是去年我分手之后,朋友跟我说,“你需要而且适合一个很优秀的男生,很优秀很优秀的男生才有能力欣赏你。”我不知作何感想,因为我不明白找对象和优秀之间到底有多大关系。

其二是某一天晚上发哥来找我,第N次坐过站,害的我昏昏欲睡等到很晚。当时我对他”每次坐车都会出问题”这个特质已经绝望了。我感慨道:“到底是我总是会把男生变成傻子,还是我只会喜欢上傻子啊?”

Anyway,知道了发哥并没有吊着我之后,我的心态好了很多。起初我很不爽地跟小弟说“你能不能让他主动点啊!”后来转念一想,主动点对我也没啥好处,就赶紧改口说:“算了,我没玩过暧昧,让我多玩一会儿。”

7月底的某一天,我收到消息,让我第二天上班。消息过于突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发哥就给我发了一首歌《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当时想,他该不会是想让我在“突如其来的上班”的同时顺便“突如其来的爱情”一下吧,不过几天后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当时他发了个什么玩意儿。

11

发哥总是会把一件明明可以不那么惨的事情搞得(看上去)很惨。比如他约他的ex-friend去音乐节,买好了票却被放了鸽子。我当时觉得这种情况下这个女生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鸽子啊,结果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发哥买了票。

我上班后在单位附近租了房。搬家那天发哥背了个很鼓的包和我去吃了晚饭。其间我提到房间里有一大面白墙,正好我家有个投影仪,下次可以带过来。之后他陪我去逛了逛超市,买了点日常用品带去出租屋。

一路上我一直问他包里装着什么这么鼓,他不肯说。直到最后才无奈地告诉我,他买了台投影仪,结果得知我家已经有了。

我明明啥都没做,就被他搞得很愧疚。

然后我俩开开心心地一起用投影仪看了剧,一直看到十点多。第二天是周一,他准备回去休息了。他起身准备穿鞋,我准备送客。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难以说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one thing led to another,剧情发展突然就跟不上了,大概就是国产剧变成了日剧两倍速的水平吧。Anyway,总之,all in all,とにかく, 第二天早上我们是一起去上班的,顺便见识了一下坪洲地铁站的队伍有多恐怖。

那天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怎么就这样了?怎么就这样了!”

之后发哥每天都想往我这跑,我叫他周末再来,小弟知道我需要自己的空间,也拼命劝他不要老来找我。但前文说过,发哥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没到周末他就跑过来了。那天下着大暴雨,他下班过来已经十点多了。我去楼下接他,然后又看到了一幅“其实不惨但看上去真的很惨”的画面:发哥举着微薄的伞站在暴雨里,身上都淋湿了,手上还紧紧攥着一盒“说好每次见我都要送的豆奶”。

但实际情况是这个路痴找不到我的住处只好在暴雨里晃悠,害的我特意跑一趟来接他。明明背了个包,豆奶还非得拿在手里。

我的朋友们问我现在什么情况了,我说,他都快住在我这了,但我们并没有确定关系。朋友一:“发哥是不是想七夕表白啊?”朋友二:“你赶紧问清楚啊,别被他占便宜了啊。”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好像跟渣男共情了——我没有对象啊,我不用负责啊。

我不知道发哥怎么想的(也不是很有所谓),直到有一天,我随口一问:“你觉得你现在单身吗?”发哥一下子懵了,“不是……吧?”

此时我才发现不是他不负责任,他根本就不知道关系是需要确定的。

我要笑死了,“你单身啊傻孩子。”

发哥:“都这样了还不算在一起吗?”

我:“不算啊,好朋友之间也可以这样啊【微笑】”

发哥沉默了一会儿,冒出了一句:“大城市真好。”

小弟:“大小姐不想跟你确定关系,感觉她在白嫖你。”

有一次发哥给我发了个表情包,上面写着“我是学生,倒贴我200”,我就真的发了个200块的红包。

我说,我没白嫖,我给钱了的。

所以其实截止发稿之日,我们都没有确定关系。

12

把一个人扯出自己的生活真的太难了。你删除了社交网站的好友、清除了他留在你这的东西、删掉了照片,甚至他的朋友也被做掉了。可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影子还会零星地冒出来。先是许久未打开的APP上的好友,然后是资料袋里的一张成绩单,甚至一年之后你发现他的驾照其实一直摆在你的桌面上。

刚开始对发哥有点上头的时候,我就开始担心未来会不会产生什么情感纠葛,以至于我关紧了自己世界的大门,不让他跟我产生任何不必要的联系。聊天记录的截图两三天要清一次,没有必要的社交网站不必加好友——我关注了小弟的微博,但没关注发哥。直到他关注了我,我才礼貌性地回关。

我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以至于发哥来给我拼桌子,在板子上写记号,我说:“能不能让我来写,我怕你不在了之后看到板子上的字难受。”——然后发哥在板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我觉得我这样的心态很对不起发哥,但他一直很包容我。有一次我问他朋友圈要不要发一下和我有关的内容,他说不发了,免得以后还要删。我想说”别骂了别骂了“,又觉得提起自己以前的事不太好。结果他看我没反应,特意推了推我,一本正经地说“我在骂你呢!”

渐渐地我也就不那么特意把他隔绝开了(主要也是做不到)。发哥说:“我觉得这种设定很好诶,我们都觉得将来如果分开的话也是正常的,可以坦然地说分开的话题。”他是因为曾经跟前女友说过“我们可能不会永远在一起”惹了她生气,我是因为笃信不会离开的人突然消失在了生命里。

做好了可能会分开的心理预期,留有他痕迹的物品应该也不会过于可怕。这篇万字长文大概也能一直存在于网络的某个角落(只要我看不见就好了)。

发哥:“我有个朋友说我们能在一起两年。”

我:“倒计时……”

发哥:“别倒计时,还没在一起呢。”

(完)

Reference

[1] NO.9 | 状况外的鹅厂小哥
[2] 镜像故事 | 我没想到我会误入相亲素材
[3] 段子 | 误入相亲素材之后

写作时间:2021.10.5
作者:崔同学


专题:

本文发表于 2021-10-06,最后修改于 2021-10-07。

本站永久域名bbruceyuan.github.io,也可搜索「 BBruceyuan 」找到我。

期待关注我的 知乎专栏微博 ,查看最近的文章和动态。


上一篇 « 和崔同学日常段子集锦 下一篇 » Life inluenced By Point

赞赏支持

谢谢支持~

i ali

支付宝

i wechat

微信

推荐阅读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