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ruceyuan

Life influenced By Point

生活

尽管我和点点之间从来没有在衣服上有过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交集,但是为了让文章结构看着完整与对称,我只能绞尽脑汁强行回忆一些关于衣服的话题。

  • 相亲战袍

    上一篇和点点”相亲”的故事 里面就提到过点点有一件相亲用的「相亲战袍」,而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我依然没见她穿过这件衣服。只能停留在口头描述:“那是一件紫色(粉色)的T恤”。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我和点点应该算不上是相亲,毕竟没有穿相亲战袍就不算相亲。

  • 旧衣服该换了

    还有一篇关于我和点点之间的笑话里面提到过:
    有一次点点穿了一件淡蓝色的T恤,我很喜欢这个颜色。
    就说:“你今天真好看”。
    对方反问:“哪天不好看?”
    我说:“昨天”
    这是因为点点前一天穿了一件领口已经皱了,有点泛黄的旧衣服,显得整个人很美精神。

  • 衣服风格

    在刚认识点点的时候,经常会穿一身港式衬衫,让我觉得蛮新鲜的。以前很少见身边的人这么穿过。(到现在为止,我认识的人里面好像也只有两个人这么穿过)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两个人都应该算不是是非常注意打扮的人,所以在衣服上面的交集自然就很少了。

如果说让我选一件生活中最普通确实最困扰我的一件事,那么我必然会选择「每天要吃什么东西」。认识点点之后,似乎这一切的烦恼都消失了。我不必再思考去哪里吃、去吃什么,要点什么菜。点点会大声的说出自己的不想吃的东西,更是会积极地表达自己想吃什么。也许是源自于身体对于美食的渴望,每天有那么多东西想吃,我也跟着沾了无数的光。南山地铁口的咖喱饭、深大附近的日料店、壹方城的新加坡菜/堂本家等,这些都是如果没有人带我去我就不会去的店。认识点点之后对于食物的边界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很久之前说到过,我对于能够好好品尝食物的人(吃货)怀有极大的敬意。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点点想吃的东西也许仅次于LGQ(也许可以平分秋色),对于吃的有追求的人无论是心理、还是追求快乐都是超过正常人的,这可着实让人羡慕。但点点其实本质上一个悲观、有点偏激、孤僻的人,也许食物正是另一种极端的反向寄托吧。但我了解到这些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任何熟悉的我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近乎不点外卖的人。认识点点之后,我仅有的运动(去店里吃饭)时间似乎被剥离了,我不再那么抗拒外卖,在房间里面吃东西也变得可以接受。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开始选择周边的外卖,这让我的取食范围得到了令人惊讶的扩大。嗯,当然,体重和体型也自然会随之增长,但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我和崔同学之间的第一个笑话应该就是和住有关的笑话。

崔同学在自我介介绍的时候说自己考的是宝安区的公务员。我套个近乎说我上周就去了宝安。
崔同学:去宝安干啥
我:上周去庆祝一个研究生同学论文中了(蹭饭)
崔同学:我上周也去了宝安那边了,去看房
崔同学:(租房)
我:建议把括号去除,做一回富人。

大约一个月之后,崔同学有个朋友要来深圳工作,她要帮那个朋友看房。我也兴致勃勃的一起过去看了看,但是听到宝安区坪洲/翻身的租房价格的时候我意识到以后我可能也应该为了省些钱到宝安这边住。

关于「做一回富人去看房」,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不错的笑话,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发现这真的只是一个笑话。原因是多日之后崔同学自己租房的时候真的跟着中介去看了一些小产权房,而在和她妈的聊天记录中,崔同学竟然真的有考虑想买一个。。。

不过所谓的想买房也仅仅是想买而已,事实上最后崔同学选择住在了坪洲。这里吃的东西很多,非上班期间交通也还算方便。不过正是由于崔同学住在这里的这一段经历,原来深圳的早高峰是这么的拥挤,进地铁的队伍可以排着长达几百米。那一天,这我终于回想起了当初被深大站到科兴科学园这段路中川流不息的行人支配的恐惧。

也许是因为城市的面积越来越大,建筑之间错中复杂,我对于道路的感知的能力越来越差,对于地图导航的依赖越来越强,此外由于自身的懒惰和定位设备的落后,走错路而导致的慌张时刻也越来越多。认识点点之后,我掏出手机的次数越来越少,打开地图的次数也变少了,我所需要关注的只有交通路况。她乐于去带路,乐于安排和选择路线,那么当然没有人会拒绝有一个人主动带你到达目的地。这里我并不想吹嘘点点对于道路的感知能力有多么的好,城市的增长和道路的休整已经不可能有人不再需要导航了。曾不止一次的思考,要是没有手机导航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而点点对于道路规划的优点和主动竟让我在某种程度上部分脱离了手机导航,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功!

除了正常的日常出行,点点对于游玩的规划也让人极其省心。七月初的时候,我们与健哥三人出游长沙,全程的规划都是点点安排的,无论是吃什么、住哪里、怎么走,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出游是一件劳累的事情,因此我从来算不上喜欢旅游,而如果有人能把这一切安排的妥当,任何人出行的意愿应该都会大幅度的提升吧。但假使一起出行的人能有一定程度的参与决策,点点应该会更开心吧,毕竟没有人是想当别人的保姆的。

(怎么这一段话看起来这么奇怪呢??)

精神

读书

我和崔同学之间关于读书的记忆并不算少的(这真的是回不去的曾经)。

崔同学与我话题的打开应该也得益于我也偶尔会看一看书,而后我还看了好多本她推荐的小说,《阳光劫匪倒转地球》《死了七次的男人》《羔羊的盛宴》,还有一些其他推荐给我但是还没看的小说,比如《占星术杀人魔法》《杀意集结之夜》等。不过都是一些推理小说,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一股脑全看了。

要说崔同学写的剧本杀《猫的报恩》是我对她佩服的开始,那么当我看到她写的短篇小说《宿舍日记》已然献出了膝盖,故事和写作手法都非常的不错,在某种程度上,普通人写了好看的东西比牛人写了好看的东西更让人佩服。之后又看了她写的《男生宿舍的日常》《傻白甜的逆袭之路》,里面也有不少让人影响深刻的句子。

前提:夏岚想要和前男友拍照被以太晚了而拒绝
夏岚抬头看天,天边有些泛红,可太阳离地平线明明还有些距离,而且在夕阳的余晖下,拍照效果不是更好吗?

多年之后,如果让我只能选择一个和读书有关的记忆,那么一定是我们一块去书店看书的那一天。我绝对算不上一个读书爱好者,但是某些时刻却会非常想看书。比如经过浩大宣传的名家新书总是让人想要一窥究竟,因此那天我们一起在西西弗斯书店一块看了余华的新书《文城》。尽管书籍没有达到我的期待,但是期间一块找一本都没看过的书,又都想看的书确实值得记住的。值得夸奖的是:这是一件两人不说任何话却不会有一丝尴尬的事情,而且心里面还觉得有了深层次的交流(其实根本没互相说对这本书的看法)。

画画

大概不知道是多久前,曾对画画产生了一丝的兴趣。了解到崔同学曾经学过乐器、会写小说之后,很想知道这人会不会画画。

我:你会画画吗?
崔同学:不会。是个人都画的比我好。

某天和竹哥在路上看到一只狗坐在台阶上,很有趣的样子。崔同学鼓励我说,你试着画一下,因此对着Pad尴尬了半小时,完全下不了笔(这个确实很难,当然其他的我也画不了)。在我的鼓励下,崔同学也开始了自己的一系列的灵魂画作。

  • TODO: 下面就是各种灵魂画作,已经保存了

娱乐

生活中往往有很多巧合的事情,而我两个互不认识的朋友在同一时间给我推荐了同一个剧《东京爱情故事》,这是一件多么离奇的事情。恰好健哥遇到情感上的问题,希望崔同学给出女性视角的一些见解,因此同时也让我推荐给崔同学。我就邀请崔同学周末一块来看剧了,那时候崔同学作为一个很闲的无业游民一个人在家应该也挺无聊吧,便答应过了,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生看完一部完整的电视剧的由来。这部剧我我还是很喜欢的,主题曲也很好听。只是没想到几周之后,还因为主题曲「突如其来的爱情」无意中讲了一个双关。

除了看剧之后,我们还和一些朋友一起玩过剧本杀。我们玩的本是《窗边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个本大家都玩的挺好的,大家参与度都非常的高,因此对这个本评价还是很高的。这次剧本杀里面的崔同学非常的 Aggressive,玩的很好,分析和推理很有逻辑。而这倒也呼应了我刚认识崔同学的时候的短对话。

我:虽然我去玩过好多次剧本杀,但是我好菜啊
崔同学:我玩剧本杀也很菜,拿凶手都没赢过。
我:我现在怕你是谦虚。(因为那个时候知道她写了一个剧本杀)
崔同学:我不是,我没有(装弱)
我:基于你写剧本杀的特征判断,我觉得你段位太高,理解不了我菜。

那天剧本杀结束之后:

我:我觉得今天的本挺好的,大家都玩的不错。
崔同学:你一直都在挂机啊
我:这已经是我玩本参与度最高的本之一了,已经是我玩的好的时候了
崔同学:那我现在信你玩剧本杀确实不厉害了。

观念

[] todo: to be continue


专题:

本文发表于 2021-10-31,最后修改于 2022-02-04。

本站永久域名bbruceyuan.github.io,也可搜索「 BBruceyuan 」找到我。

期待关注我的 知乎专栏微博 ,查看最近的文章和动态。


上一篇 « How I Met Bruce?

赞赏支持

谢谢支持~

i ali

支付宝

i wechat

微信

推荐阅读

Big Image